■本報記者 陳華 姚勤毅
  如果國際足聯最終許可,那麼世界足壇全新的經紀人體系,很可能在明年4月1日開始實施:足球俱樂部之間的球員交易,不再需要持證上崗的“經紀人”,任何人都可以擔任“中間人”完成球員的轉會。
  體育圈的經紀人,是不是人們俗稱的“人販子”,就知道低買高賣投機倒把?國際足聯的經紀人新規,是否真的意味著全民經紀人時代的到來?體育經紀人除了溝通市場供需關係,能否推動中國體育職業化的進程?
  不是人販子 而是兄弟情
  楊浦區恆仁路上的上海體育國家大學科技園內,捷希體育公司的門臉,並不是非常大。不過,這家體育經紀和管理公司的投資人,是前申花球員姚力君,他在退役後早早完成角色轉型。
  如今,姚力君的一個重要身份,就是足球經紀人:早前給徐根寶的上海東亞俱樂部運作來阿多、卡貝薩斯等外援,幫助球隊成功沖超;年初操辦李運秋加盟國安;此外上港集團隊多名小將,也簽約其經紀公司旗下。
  其實,業內對於足球經紀人,可謂又愛又恨。如果他們推薦的外援真是寶,那誰都臉上有光;如果外援表現不給力,水貨、收黑錢的謾罵也會接踵而至,姚力君和同行們的競爭和生存壓力,並不小。
  “掮客?我覺得經紀人不能只想著靠球員轉會費來賺佣金,然後就不聞不問,更重要的是對代理球員做好服務工作。”因為自己也是職業球員出身,姚力君作為過來人的經驗,讓他在經紀人領域得心應手。
  姚力君認為,一名合格的足球經紀人,首先要讓球員安心踢好球,“像轉會費、年薪等,球員自己怎麼談?當然要我們出面。”其次,他認為和簽約對象要有一種患難與共的兄弟親情,“對年輕球員,我會以過來人的經驗給予提醒,包括傷病、恢復和心態控制等。對於外援,更多是心理層面的關心。人家在中國舉目無親,要讓他們有家的溫暖,否則再好的外援也發揮不出實力來。”
  不是經紀人 而是管理者
  這幾天,沃爾沃環球帆船賽中國區的首席代表張佳璧,正在海南三亞忙碌大帆船的事情。不過,作為中國高爾夫球第一人張連偉的“管理者”,他還惦記著接下來的幾天要和兩家贊助商碰頭洽談的事情。雖然只是今年才成為張連偉的“左膀右臂”,但張佳璧此前也曾擔任南京女排名將孫癑、上海著名賽車手江騰一的經紀人,對於這個圈子非常瞭解。他非常清晰地將中國體育經紀人歸為三類:“奧運項目現役運動員的商業權益,屬於體育總局,所以游泳中心其實就是孫楊的經紀人。第二類是足球和籃球等三大球的經紀人,因為這些都是集體項目,有轉會市場。第三就是非奧項目的經紀人,比如賽車、高爾夫等,賽事在全球高度市場化。”
  “經紀人的工作,主要有三個方面。首先是賽事安排,比如球員今年要打哪些比賽、日常的訓練計劃、巡迴賽活動的配合等;其次是商業開發與品牌管理,主要是為他商談合適的贊助商、建立個人品牌、出席商業活動等。最後就是媒體服務,建立媒體關係,平時滿足媒體的採訪需求、去電視臺擔任解說、參與各類電視節目等。”張佳璧坦言,高爾夫圈子裡有經紀人的球員不是很多,一般球員都是自己一肩挑。不過,他對高爾夫經紀人的分析非常到位:“足球經紀人往往靠轉會掙錢,他們只是經紀人。高爾夫和賽車項目更多是像管理者,因為我們更重要的是打造和管理明星選手自己的品牌,最大化實現他們的商業價值。”
  不是玩一場 而是做市場
  相比姚力君和張佳璧,體育推廣公司“盛力世家”首席執行官李勝,應該算得上中國體育經紀江湖的一頭“大鱷”。
  目前“盛力世家”旗下運動員包括鄒市明、中國F1第一人馬青驊、女網未來之星王薔、極限馬拉松運動員陳盆濱、男足國青國少的半數小將等,總共80餘人。公司還與國家體育總局冬季運動管理中心、田徑運動管理中心合作,負責給多支國家隊拉贊助、做商業推廣。
  “很多經紀人其實是中介,運動員值100塊錢,我有路子把你高於100塊錢賣了,掙個差價。更高層次的經紀人,做的是提升品牌價值工作——我看好你,你信任我,咱們合作,通過運作讓你值100萬。”
  李勝現在大力投入的職業拳擊推廣,其實停留在賠本賺吆喝的階段,這和之前的拳擊經紀人完全是兩種玩法。過去中國內地的職業拳賽,推廣人只在乎這一場的利潤,算算拉了多少贊助,最後收益是多少,這也就造成了過去職業拳擊很多賽事的不規範現象:有的拳手贏了比賽獎金拿不到,最終放棄打拳;有的拳賽臨時取消,變成了鬧劇。
  現在“盛力世家”做職業拳擊,純粹是在培育市場。國外職業拳擊最重要的收入是電視版權,但這在中國幾乎為零,但高速發展的視頻直播網站很可能願意購買版權。李勝向記者強調,“我不是做一場,是我做市場。只有把市場培育出來,原本只值100元的人,才有值100萬元的空間。”  (原標題:經紀人只是江湖掮客嗎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r66rrcicv 的頭像
rr66rrcicv

GIGI

rr66rrcic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